迁西欢迎您!
当前位置:首页 > 艺苑大观 >散文 > 杂文随笔

浮生半日闲

< 返回 作者:阿蒙 发布日期:2018-04-09 浏览次数:3884

  睡眼惺忪的午后,老公邀约,沙河桥的荷花开了,走,我带你看荷花去。


  一辆小小的电瓶车,载着两个年近半百的老人,穿梭在车流如织的喜锋路上。


  没有宝马香车,没有美衣华服,没有鳞次栉比,没有云蒸霞蔚,朴素的小城充满了知足和幸福的味道。尽管风还很温,但拂在脸上吹在身上,也缓解了许久以来凝聚在空气中的燥热。


640.webp (3).jpg


  沙河桥西侧的公园里,身着演出服的大妈们扭动着并不妖娆的广场舞,举手投足间乡野气息浓郁醇厚,绿树红花掩映的悠长的廊檐下,琴瑟和鸣,呕哑嘲哳声里彰显出高亢和激情。


640.webp (4).jpg


  青石板路静默着,无数匆匆时光碾碎在斑驳的缝隙里,记录,不止于笔端,聆听,尘封在段纹。或许是初入职场青涩的毛头小伙儿,或许是伫立河畔明眸善睐的多情的姑娘。或许,是雀跃而行的花季少年,亦或许,蹒跚学步娃娃身后神情专注的老人。


640.webp (2).jpg


  岁月有痕,岸边涤荡的芦苇和如烟垂柳可以见证。


  赏一池荷花吧!


  她们才是这场盛会的主角。就像,一名看客站在舞台边缘,最近距离观看表演者辗转腾挪念唱作打,甚至于最细致的妆容,眼角眉梢那一勾一抹。


640.webp (5).jpg


  “彼泽之波,有蒲与荷。有美一人,伤如之何?寝寐无为,涕泪滂沱。”


  那是被痴情男主倾慕许久的女子吗?何以让他未能见到,竟悲伤得不得了,以至于醒着睡着,眼泪和鼻涕都下雨般淌下来。


  我突然感动到想流眼泪。


  “牵花恰并蒂,折藕爱连丝”,虽没见到并蒂莲和藕丝,拙朴的出游和相携的十指扣也缠绵着心领神会的叫做爱情的东西。


  伸手即可触摸的荷花荷叶,飞扬摇曳中似乎牵引出我的灵魂,任它在粉红的花瓣上轻歌曼舞水袖翩跹。


  风拂,花摇,叶摆,影移,心醉。


  恍惚间,有扶摇直上九万里,尽揽瑶池不愿归的心事,暗自痴笑竟不能自禁。


640.webp (1).jpg


  不由得哼唱起那首改编的歌:


  分别总是在七月,回忆没有挣扎的愁,栗乡湖吹来的风,轻抚我额头,在这座安逸的小城里,我一直记得你,迁西,带不走的只有你。和我在迁西的街头走一走,我会牵挽着你的手,在这最美的山城游走,走到长城路的尽头,站在北河坝的路口……


640.webp.jpg


  迁西这座小城,已经入选全国十佳宜居城市,雄关漫道,水韵悠长,名岫山庄,特产流芳。


  风,清爽了起来。心里有种释然的放松 。


  崇尚读万卷书和行万里路,如此才不至于苑囿自由的思想,才可以体验别样的风情和经历。


  有些人却最终不能遂了这些心愿,那又怎样,那又何必东奔西走,也不必风云叱咤,在这个绿色的小城游览走一走,然后找个小馆,喝口小酒,或者准备食材,亲自动手。把日子明确到一日三餐,把滋味精准到酸甜苦辣,这何尝不是一种最淳朴的精致生活呢?


  不辜负这座小城,让日子也过成诗的模样。


  吼吼!挺好的!